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光倾照的覆雪小屋 □■■■■

腐的。多年深陷BLAZBLUE大坑。琴恩和哈扎马斯托卡。

 
 
 

日志

 
 

轮回泪 (红色天井艳妖绮谭同人,九鬼镜丞X蓝丸)  

2009-08-15 23:29:31|  分类: 同人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怨念了之后所做……谁让捕物帐还不出还不出还不出还不出我就一直YY啊YY!【泪】

  这个可是绝对的纯属YY,没办法谁让我就是被人类/半妖这设定给怨念到了!满足自己那一份小小的虚荣吧555~~捕物帐出现之前咱就靠这个为生了……镜丞无论如何咱都要你和蓝丸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不要你死绝对不要你死了!!!!【狂喊】

  打死我也不叫今日丞!我不要穿越到北朝鲜!【误】

  将近8500字的“短篇”同人……汗,不要追着我打,我也不想写这么长的,只是一个不小心就……哈,哈哈,哈哈哈~

  前面的猫妖事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想写,虽然我也知道和镜丞没什么大关系……哎呀,挺奇怪的,我自己也知道~~~这也是一种偏执吧,哈哈,啊哈哈哈,各位将就着看?啊哈哈 ~~~~~【抱头鼠窜】

  跑回来再补充最后一句:如果有兴致的话,其实我还是想继续写后文的……嘛,这这只是一个想法,所以,不要催……orz||||||【继续逃命去也~】

 

  临近傍晚,三个人影走在繁华的东京大街上。一切是繁忙而又和平的,生活在现在的人类,给人一种战乱时代从来没有存在过的感觉——经过七络的妖刀事件之后,已经过了300年。300个日月,对蓝丸来说根本就没有一过而逝那么简单。300年前很多事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模糊,比如说当年那个年轻贵雅的少妇委托人,那个和她相拥而泣的丈夫,还有那个疯狂的近乎变态的七络。

  是啊,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年轻的少主轻笑一声,想起几百年前,那个人微笑着死去的样子——

  “蓝丸,你真的相信人有轮回吗?”

  “……我相信!”

  “呵,是吗……那么你会等我吗,蓝丸?”

  “当然会等!……几十年、哪怕几百年,我也会等你的!到时候我要看你的小样,然后等你长大了告诉你,笑话你!”

  “呵呵,是吗,我好期待啊……可是,只有我一个人老去,这感觉真的很不好呢……”

  “镜丞……”

  “当然了,如果真的没有什么轮回,你爱上别人了,我也不怪你……”

  “镜丞,不要胡说八道了,怎么会!”

  “呵呵,我是认真的……你可以爱上别人,可是,不要忘记我……哪怕是被拥抱、被亲吻,都不能……忘记我……”

  “镜丞,你再胡说八道我要生气了!”

  “呵呵,蓝丸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啊……我,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和你一起,片刻也不想和蓝丸分离……跟别说什么几十年、几百年……我啊……”

  “镜丞……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镜丞!”

  “蓝丸……我爱你……”

  可是,这已经将近300年了,他都没有等到他的轮回……

  难道说,人类的生命真的不会轮回的吗?难道……他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吗?……可恶,难道说轮回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吗!?

一想到自己可能永远都见不到自己最爱的人了,蓝丸发现自己的的眼眶有些微微的湿润。他赶紧装作打哈欠的样子抹掉眼睛里还未掉下的了泪水,偷偷的向后看去——还好,雷王和弧白都没有注意到。

  300年后的今天,一切都在变化,却似乎只有雷王和弧白没有任何的改变。雷王仍然是爸爸兼妈妈一样的存在,天天为他的衣食住行操心,有的时候却免不了有些“婆妈”——而弧白,虽然当时蓝丸和镜丞生活在一起的时候他离开了近百年,可是当镜丞离去的时候他确实又回来了,而且和百年前的他没有什么不同,仍然媚笑着勾引蓝丸。

  可是,蓝丸的心却怎么也无法接受弧白的爱了。弧白表面上什么都不在意,可是其实,他还是对他很失望的吧……

  “蓝丸?……想什么呢,那么心不在焉。”

  身后的弧白突然发话,让蓝丸吓了一跳,突然发现自己在胡思乱想。于是回答“没事没事”,然后有些勉强的把思路扭到现在的委托上。

  现在“貌似”仍然年轻的蓝丸仍然在进行着万事屋的工作,而今次的委托对蓝丸来说虽然很简单,可是对普通人类来说可就可怕的很了。

  人类习惯于把自己所不能掌握的事扩大化,比如说,今次的“闹鬼”事件。

  其实说是闹鬼,在蓝丸看来不过是又有调皮的妖怪在闹事罢了。

  时间过了300年之久,妖怪并没有像当初弧白说的那样“消失殆尽”,虽然确实是有许多受不了城市化的进程而消失不见了的妖怪存在,但是仍然也有许多生命力坚强的妖怪,很顽强的适应了人类社会的变迁而活了下来。比如说身边的雷王和弧白,再比如说,前方繁华区大荧屏上的,嘉祥和袭。

  “呐,我说,所谓的闹鬼事件——”蓝丸无奈地叹气,手持烟管问身边的雷王。“我说,现在还有那样年轻调皮的小妖怪存在么。”

  即使过了300年之久,蓝丸仍然不习惯新型的“烟”——他还是觉得烟管拿在手里的感觉比较自在,虽然他的极乐蝶已经搬家到了他的手机里,但是烟管对他来说就像一个绝对不会背叛的朋友一样的存在。

  是的,绝不会背叛的朋友。

  “啊,存在的。虽然现在妖怪的数量已经大大的减少了,但是还是会有新生的小妖怪存在的。”雷王回答。他走在蓝丸侧面靠后一点的地方,这个习惯几百年就没有改变。

  “埃……这样啊。”

  “呵呵呵……蓝丸,我们妖怪的生命也是很顽强的啊……”另一边一袭白衣的的弧白掩嘴笑起来:“某些妖怪还状态非常良好的成立了什么‘会社’……呐?”

  蓝丸当然知道他说的就是嘉祥,于是不由得笑起来:“是啊。嘛,袭也是一个好帮手啊。说起来,几百年没见过他,突然的见面竟然是在屏幕上啊。”

  “呵……老不死的东西。”弧白发出媚人的笑声,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不敢恭维。

  “好了好了。……我们该上闹鬼那里看看了,雷王、弧白。”挥挥手,蓝丸止住两个人的话。“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年代的委托还真是好做的多了,哈哈。”

 

  果然不出所料,所谓的“闹鬼”事件只是一个调皮的小猫妖所为。这是一栋年久失修的房子,这个小猫是这个房子上一代主人所养的宠物,而主人过世的时候这个小猫发现自己突然可以说话并且可以化成人形。因为年级太小好玩心重,于是便有了无聊就想去吓唬人类玩,因为这家现在的主人有一个年级十六岁的孩子。

  “唉……所以说,只是因为无聊所以喜欢吓人?”蓝丸站在旧房子后面,面对着那个身高还不到自己胸部的小孩:“人类是很害怕妖怪的,你好不好有一点这样的自觉呐。”

  “嗯……我知道了啦,对不起。”猫妖站在那里,一脸可怜相的扭捏着自己的小上衣:“可是,人家只是想翔悟一起玩……”

  “翔悟?……这家的孩子么?哈……唉,我说雷王、弧白、咱们几百年前是不是碰到过一次类似的案件……啊?”蓝丸无奈的看向身后的两人……不,两妖。

  “好像是。”雷王点头。

  “嗯……好像是个伞妖来着?”弧白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银白色长发,懒懒的回答。

  “哈,果然。”蓝丸说着,抬头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天,转头继续看向小猫妖:“那么,你到底要怎么办……跟我走吗?不用害怕,我家里都是些好妖怪哟。”

  人类害怕着妖怪,不认同妖怪的存在,这一点经过几百年的认证蓝丸已经得到了很肯定的答案。

  “我……我……”猫妖的大眼睛有些犹豫,咕噜咕噜的到处乱看:“可是,我……”

  “小香?小香,你在哪里啊?”就在他们商量着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男孩子的声音。

  还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已经有一个男孩子从房子前面转到了后面来,正好看到了蓝丸、和他面前的猫妖。

  “小……香?”看到眼前的情况,男孩子也是一愣。

  “咪呀!……”蓝丸面前的小猫妖一看男孩子,顿时甜甜的叫着扑上去。

  “小香,真的是你?你怎么……变成人了?”男孩子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猫妖。

  “呃……那个……”蓝丸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一旁的雷王拦下了。

  “翔悟、翔悟……人家是猫妖、呜呜呜呜呜……人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的就、就……翔悟讨厌我了吗?”年幼的猫妖可是什么都不懂,一股脑的把话都说了出来。而且他一看到男孩子的到来,眼泪顿时哗哗的从他那滚圆的眼睛里面淌出来,顿时有洪涝之灾之势。

  “猫妖……?”男孩子听了以后,顿时愣在那里。

  蓝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样悲剧发生了太多次,他都不忍心去看了。

  “太好了!!”

  和预料中冷淡的声音不同,这次的声音是兴奋和开心的:“我一直就觉得小香那么可爱,今年生日的时候还许愿说如果我的小香变成个人会多好,原来上帝的会听到我的愿望啊!”

  “……哈?”蓝丸不由得瞠目结舌的看着抱着猫妖一脸开心的男孩子:“太棒了,太棒了!小香,太好了!!”

  “咪呀?……”满脸是泪的猫妖显然也是没想到小主人会有这样的反应,抬起愣愣的脸。“可是,可是,主人会讨厌我的,我,我要走了……”

  “不行,不准你走!”男孩子紧张的的抱着猫妖,像是抱着自己的宝贝一样:“小香是我的,谁也带不走!!小香不要走,和我生活在一起吧!”

  “……呜……呜呜呜,唔啊!!!”猫妖原本就已经泪眼汪汪的了,听了小男孩这样说,更是痛哭起来。

  “小香……小香!!”

  一人一妖就这么粘成一团。

  “呼啊……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的蓝丸就被弧白和雷王拎到了大街上,“不过也罢,反正委托的钱我们也已经拿到了……”

  “原来也有这么喜欢妖怪的人类孩子存在啊。”雷王沉默道。

  “哼……反正也只是因为他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的缘故吧?家人肯定不会同意的。”弧白不屑的说。

  “你们两个,什么事怎么都能吵起来……啊,说起来,那个小香应该是个公猫吧……”蓝丸无奈到。

  却没想到雷王和弧白却一同朝他说道:“好了好了你就不要在意那些了。”

  蓝丸一脸迷茫的想怎么这个时候你们俩倒是这么异口同声。

 

  走在回家的路上,蓝丸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啊,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

  弧白和雷王用好奇的眼神看了看他,可是仍然没有出口询问。他们也知道就算是蓝丸某些时候还是需要些自己的时间。

  “不要迷路了哟。如果迷路了的话,就叫我的名字好了,我一定会第一时间飞奔去接你……呵呵呵。”弧白笑道。

  “好啦好啦,不要把我当小孩子!”这么吵弧白嚷着,把他和雷王从身边赶了出去。

  终于看到雷王和弧白的身影不见了,蓝丸这才向反方向的路口飞奔而去:“啊哈哈哈哈哈,像这种委托顺利完成的夜晚,当然还是需要吃点什么来犒劳自己……”

  蓝丸特别讨厌总是在这个时候说自己“小孩子”的雷王和弧白,所以他去吃甜点的时候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没有人管自己的吃相,也不会有人在自己吃饭的时候总是盯着自己看,让自己倒尽胃口。“啊,好像是在下一个路口左拐吧……啊,右拐也有一家……啊,不过左边那家的布丁很不错……啊,右边的拿手是小甜饼……唉,到底哪边比较好呢……”

  正当蓝丸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右边那家的比较好吃哟。”

  “啊,好,那就右边那家……啊!?”吃了一惊的蓝丸回头一看,是一身醒目的红衣。“……袭?”

  “呵呵……蓝丸,好久不见。”袭的脸上仍然挂着一副飘渺的微笑,迷人的样貌几百年也不曾逝去:“我找你好久了。”

  “哈,确实是好久不见……几百年了?”蓝丸说着:“你家主人还真是,无论何时都那么喜欢做生意啊。”

  “哎呀,虽然我对那些无论如何都喜欢不来……可是我家主人似乎很乐在其中的样子。”袭温柔的笑笑。“蓝丸,其实我来找你,是来传达我家主人的口信。”

  “啊?……什么啊。这么突然的找我……有什么事?”蓝丸一脸不解的看着袭。

  几百年没有消息,突然说有事要找他?这是在搞什么一套?

  “具体是什么事我家主人没有说,可是,他只是说,一定会是一个惊喜。”袭笑着回答。

  惊喜?……什么啊。“那个嘉祥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他到底想要我干啥?”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而已。……明天还请麻烦你来一下我们公司,我家主人说想亲自见你。啊对了,请不要带你家的那两位……呵呵。”袭说着递给蓝丸一张纸片,是一个写着嘉祥公司的地址的小名片。

  “什么啊。……如果我说不干呢?”蓝丸警惕的问。一般来说嘉祥要找他的,没什么好事。就算报酬很好,也一定是麻烦到不行的事吧。

  “哎?……我家主人说,如果你拒绝的话,一定会……非常后悔的。”袭仍然笑着,但是蓝丸却能很轻易的听出话里面肯定的语气。

  “‘非常’后悔……吗?”听到袭的话,蓝丸先是愣了愣,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张狂的口气,嘉祥那家伙!好,那么我答应你了!回去告诉你家主人,到时候如果让我失望的话,我不会放过他的!”

  “呵呵,好的。非常感激。”

  其实他倒是真的很好奇,这个他不接受一定会“非常后悔”的“惊喜”到底是什么?

  只是蓝丸自己没有意识到,这个“好奇心重”也是他孩子气的表现之一。

 

  第二天,蓝丸偷偷的跑出家门,没有告诉雷王和弧白自己到底要上哪里去——如果说了的话一定会被那两个人叨念死吧?哈哈,去找百年不见嘉祥?那两个人如果知道了的话脸一定会绿的。

  “嘉祥!……嘉祥,我来了!喂!”大大咧咧的闯进高档大楼里,蓝丸一边打量着大厅里面现代化的布置一边大大咧咧的吆喝着:“快来迎接!”

  哈哈哈哈哈,这作风很气派对不对!他一直想这么干了!

  “……不愧是蓝丸,真是让人‘刮目相看’——这边请。”袭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身边,笑着对他弯下腰作出“请”的姿势。

  挑挑眉,摆出自我感觉非常帅气的动作,蓝丸走上了电梯。

  “我说,袭啊,你们公司都做什么生意啊?”站在电梯里,蓝丸无聊的问。

  “大概是关于食品的一类,包括蓝丸你最喜欢的甜点哟。”袭回答。

  “啊……是吗,改天真该尝一尝啊。”蓝丸回答。

  “呵呵……是的。”

  过了没多久,电梯门终于打开了。蓝丸首当其冲的走出去,在袭的指引下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前。

  “主人,蓝丸到了。”

  “嘉……”

  “啊,蓝丸。我等你好久了,我好想你。”

  没等蓝丸开口,嘉祥那种恶心的让人浑身发毛的声音便抢先一步的说了出来。蓝丸干咳两声,看向面前穿着西服,人模人样的嘉祥。

  “那个……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蓝丸,你对广告有兴趣吗?”嘉祥一脸老狐狸一样的笑容,看向蓝丸。

  “广……告?”对这个完全意料之外的词蓝丸不由得瞪大双眼。“什么意思,你要找我做……模特?”

  “是的,是这样的。”嘉祥仍然亲切的笑着。

  “什么啊,我不干!”蓝丸大声的喊出口。“那种丢人现眼的工作,你找我干什么,应该去找专业的吧!”

  “啊?拒绝的还真是干脆呢。好伤心啊,蓝丸。”嘉祥说着,转过身去,佯装伤心:“如果你接受了的话,我倒是可以告诉你,我在京都有一个生意伙伴……在京都生意做的非常大。他曾经也是一个羽织的大妖,而且关键是,他……”

  “嗯?他怎样?”蓝丸撇撇嘴,摆弄着手里的烟管嘟囔着问道。

  “不行,不告诉你,蓝丸。”嘉祥说着又转过身:“那个人可能会知道一些你绝对感兴趣的情报,比如说,某个你在等的……人?”

  “什……”一听这话,蓝丸手中的烟管差点掉到地上,赶紧抓住,一时间竟然掩饰不住心中的激动,整个手都在颤抖。几百年了,那个人终于又出现了吗?终于有他的消息了吗?:“你说的是真的吗,嘉祥!”

  有镜丞的消息吗!

  “可是看起来蓝丸你并不感兴趣……好可惜啊。袭,送我们的贵客走吧。”嘉祥一脸遗憾的说完,朝袭挥挥手。

  “是的,主人。”袭刚想身手请蓝丸,却被蓝丸不客气的一巴掌甩掉,激动的向前大跨一步:“嘉祥,你把话说清楚,是有镜丞的消息吗!”

  “嗯?……镜丞?那是谁,我可不知道哟。”嘉祥又露出“温和”的笑容,

  “啊……真是气死我了,我答应你,答应你好了吧!你这个死狸猫!快告诉我,你有镜丞的下落了吗?”蓝丸气得直跺脚,咬牙切齿的嚷道:“赶快告诉我!”

  “哈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等你老实的给我拍完你就会知道了!”嘉祥说着朝袭说道:“那么,带着蓝丸,我们走。”

  “喂,嘉祥,你这个混蛋,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混蛋,我自己会走,不准动用你们那该死的妖术!”

 

  半个月之后。

  “啊,快看,主人登场了!!”

  “哎……真的是主人啊!啊,好厉害好厉害!”

  “哈哈,看起来真的很好吃的样子啊!”

  家哭中,几个一目小僧围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的盯着。

  “嗯……?你们在看什么东西啊?……这么吵的样子……”弧白从隔壁的房间洗澡刚好出现,头上还披着一块洁白的毛巾擦拭着银白色的长发。

  “啊,是弧白大人!快看,主人在电视上哦!”

  “是啊是啊,是食品的广告哦!非常帅气的!”

  “好棒哦!”

  “什么……”弧白一听,大吃一惊,赶紧站住脚。“什么,难怪他最近每天委托也不接就跑出去……竟然是……”

  说着看向电视——

  果然是蓝丸。那耀眼的光芒除了他,任何别人也学不来。别扭的眼神,有些生涩的动作,可是因为扮演的是高中学生所以却正好恰到好处。广告上的蓝丸扮演的是一个高中学生,面对的是一个要追求的女生,想来想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请她去某个甜品站点了一些小甜点,没想到一下子讨好了女生的心……这种的。

  看的弧白目瞪口呆。

  “蓝丸这家伙……混蛋,我要杀了这个女的……!!!!!”

 

  “嘉、祥!!!!!!!!!!”

  某个物体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某个大楼中然后如疾风闪电一样窜到楼上,准确无误的一脚踹开他们董事长的门:“你答应我了的,嘉祥,拍完了,你该对你说的话兑换承诺了!”

  “啊,是蓝丸啊。”嘉祥一脸镇静的笑着坐在转椅上,“拍的真不错,蓝丸。只是不知道你广告里那句‘可以接受我吗’,如果让弧白他们听到了,会又怎样的反应?说不准弧白会直接冲到那女孩面前把她掐死,哈哈哈哈!”

  他的话说的蓝丸脸一阵青一阵白,鬼知道要他憋出那句话费了他多少功夫!一个几分钟的小广告他竟然拍了半个多月!现在这个嘉祥竟然在拿这个嘲笑他……

  “而且蓝丸啊,原本我以为既然是个甜点的广告,你会很乐意接受的。”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又不是我在吃!”蓝丸不由得有一种想把桌子掀了的冲动。

  “哈哈哈哈,说的也是。”

  “嘉祥,快点把镜丞的消息告诉我!”已经不想再跟他废话那么多了,蓝丸吆喝到:“你说好了拍完就告诉我的!”

  “镜丞?……哦,我可没说是他的消息呀?我只是说,我有个羽织朋友,他啊,跟一个人类女子结合,生下了一个半妖……仅此而已?”嘉祥说道。

  “什么……”蓝丸愣住:“你不是说,他有什么消息……”

  “消息?哦,他啊,爱上了一个人类的女子,剩下了一个半妖。跟你一样哦。”嘉祥不疼不痒的说道。

  “然后呢?”蓝丸怔怔的问。

  “然后?……嗯……然后啊……”

  “……”看着嘉祥明显为难的表情,蓝丸顿时觉得血气上涌,这半个月他为了见到镜丞他忍受着天天面对着摄像机和自己完全没有感觉的女孩子就算了,可是那种激动的心情、以为几百年的等待终于换得了见面的心情、那种激动的饭吃不下觉睡不好、每当想起要见面就颤抖的要掉泪的心情,全都是自作多情一场,那都是嘉祥在骗人的,只是为了让他免费给那老混蛋做一出广告!?

  他就这么狠狠地涮了自己一笔,而且还是拿他心底……最期待、最致命、最渴望的事!?

  “那个半妖啊……”

  “够了!”蓝丸大喝一声,甩上门冲出门去。

  什么啊,原来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嘉祥那个老妖怪、老混蛋,从来都不会说一句真话,只会不断不断的利用自己、欺骗自己!

  “相信他的我还真是个笨蛋……!!!!”

  一边大叫着,一边又想到了那个人。

镜丞……

  一想到这个名字,原本以为马上就可以见到的又落了空,眼泪又忍不住要掉下来了。“混蛋……!”

  “……为什么要哭呢?”

  刚刚冲出大楼想停下整理一下心情,就听到身边的一个轻柔的声音。

  蓝丸愣住了。不可否认的,那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可是,那种温柔、又如清风拂面的感觉,那种一听似乎就可以治愈人心中伤口的声音,而且、空气中那种独一无二的淡淡香气……

  “……镜丞!?”

  “……哈?”

  蓝丸猛地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从黑色豪华轿车上走下来的少年——那少年,有着深红色的半长发和温柔的眼神……

  蓝丸只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片空白。

  没有变……

  镜丞他,一点也没有变!

  虽然外貌年轻了,但是那轻柔的笑,关怀的眼神,甚至是英俊的容貌,都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变化……

  “我们见过面吗?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抱、抱歉,怎么,我说错了什么?对不起,不要哭了……”少年虽然身高比蓝丸矮了半个头,但是他却伸出手去,轻轻抚上蓝丸的脸庞,满眼都是怜惜的眼神:“对不起,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那双手、那温柔的触觉,也和几百年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那种只要站在他身边,就会感受到温暖,就会让人感到放心和安稳……

  “镜丞……镜丞……你不记得我了吗……”明明知道一个大男人不能哭,可是蓝丸却怎样都止不住自己的泪水。不知道到底是因为几百年重见了的激动,还是因为他忘记了自己的悲哀,总之似乎累积了几百年以来的泪水,都在此刻,决堤……

  “没关系,不认识我没关系……只要你回来了……镜丞,你回来了,是吗?告诉我,不是我在做梦……”蓝丸伸出颤抖的双手抚上少年深红色的发丝:“是真的吗……镜丞……”

  “我是真的,你不是在做梦。”少年又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搂住蓝丸:“我,回来了……”

  那一刻,蓝丸心中真的是觉得,就算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没关系,只要回来了,就没关系……“镜丞……回来了就好,不记得我也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可以慢慢的告诉你,我可以一直等你,想起来……”

  “呃……那个……”少年似乎犹豫着想张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却被身后从楼里追出来的袭打断了。

  “蓝丸……!啊,镜丞先生!你们已经见面了吗!蓝丸突然跑出去,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还好……”袭一脸慌张地说。

  ……啥?

  抬起一把泪一把鼻涕的脸,蓝丸用一幅白痴相看着袭。

  “你说什么……”

  “啊?什么,镜丞先生还没告诉你吗?我家主人说的那个羽织之子,那个半妖……就是镜丞先生的……转世……啊……”

  原本想一口气把误会解释清楚的,但是袭说到最后发现蓝丸的眼神已经变得可以杀人,他的声音于是小了下去,变得有些畏惧,不得不看向另一个貌似比较温和的男人寻求帮助:“那个……镜丞先生?”

  “我……我还没来得及说嘛……”镜丞似乎有些尴尬的后退两步,避开蓝丸直射过来的杀人目光,干笑两声:“我……那个……我又不知道……嘉祥没跟你说清楚,只看到你满脸是泪的跑出来,心疼的要死,当然会先安慰你了……”

  “你没忘了我??”蓝丸也顾不得擦脸上的泪水了,狠狠的瞪着少年模样的镜丞。

  “当然没有了,我可是转成了一个……半……妖,啊,哈,哈哈,那个,蓝丸,你听我说……”

  “九、鬼、镜、丞!!!!!!!!!!!!!你、你、你、你……你耍我……你刚刚明明就是在装作不认识我……混蛋,我跟你没完了!!!!!!!!!!!!!!!!!!”

  “啊,好好,别哭啦,蓝丸……没完、没完,一定不会完的……”少年说着,眼神却变得温柔的似乎可以滴出水来。其实他刚才确实只是想逗逗蓝丸,可是看到泪水他的心却想被人狠狠地揪住了那么疼。他看着扑向自己的蓝丸,嘴角不由得绽起华美的笑容,用低的只有两个人听见的声音轻轻的、一字一句的说道:“哪怕,就算你想完,我也不会再放开你了……现在的我们,可是有近乎无限的时间……我的,蓝丸。”

  评论这张
 
阅读(125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